中国驻俄大使中俄口岸和航线短暂关闭不会对两国贸易造成明显影响

(抗击新型肺炎)中国驻俄大使:中俄口岸和航线短暂关闭不会对两国贸易造成明显影响

中新社莫斯科2月5日电 (记者 王修君)近日,中国驻俄大使张汉晖表示,个别口岸和航线短暂关闭不会对中俄贸易总体形式造成明显影响。

杜伊斯堡-埃森大学东亚研究院教授李远认为,疫情本身会造成一些短期的局部的经济波动,可能会对部分民众的生活和出行产生影响,但疫情对中国经济总体的影响很小,对世界经济的影响就更微乎其微。“对中国这样幅员辽阔的国家来说,这样的事件并不会改变中国经济发展的稳态,我们完全可以对中国经济的韧性保持信心。”

世界银行美国华盛顿时间3日发表声明称,该行支持中国为应对疫情、包括为维持经济韧性所采取的措施。声明指出,中国官方具备应对疫情经济影响所需的政策空间,并且已经宣布投放规模可观的资金以确保流动性,这将有助于减少维持经济增长所需的代价。

法国“桥”智库主席、新兴经济体专家周瑞(Joel Ruet)认为,当前的疫情恰恰是提醒欧洲和世界与中国加强合作的重要性。

张汉晖说,希望通过媒体向俄各界民众表达三点希望:一是要安心,恐慌比疫情本身造成的损失还要大;二是要放心,中国政府将继续以高度负责任的态度履行国际义务;三是要有信心,在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政府的坚强领导下,依靠中国的制度优势和公共卫生防控经验,一定能打赢这场战斗。

据澳大利亚卫生部官网消息,截至当地时间12日上午11时,澳大利亚累计确诊126例新冠肺炎病例,死亡病例达3例。

位于瑞士苏黎世的瑞中经济协会主席苏利文(Felix M.Sutter)表示,需要注意到一个细节,那就是这场疫情暴发的时间是在2020年年初,因此这也就给了中国经济以时间,在今年余下的十个多月里去迎头赶上。

张汉晖表示,自疫情暴发以来,俄罗斯人民给予中国人民很大的理解和支持。希望俄新闻媒体继续客观公正、冷静理性地报道疫情。今年是中俄科技创新年,在此特殊时刻,更彰显了两国科技领域合作的重要性。近日,俄罗斯医学专家团队赶赴中国,与中国的科研和医疗工作者展开合作,共同攻克疫情难关。

张汉晖当天还详细介绍了中国中央政府、各级地方政府采取的防控举措以及中国社会各界和海外华侨华人支持战“疫”的壮举以及广大医护人员舍身忘我投入救治工作的英雄事迹。他说,病毒传播的势头在减弱,相信很快将会迎来疫情发展的拐点。

中俄30家主流媒体约60位记者参加了此次媒体见面会。使馆在见面会现场还播放了俄罗斯民众自发录制的短视频《武汉,加油!》,并邀请发布者代表与媒体记者分享了各自体会。(完)

在柏林自由大学可持续发展专家、文明对话研究所高级顾问贝特霍尔德·库恩(Berthold Kuhn)看来,中国的小型企业,特别是旅游行业无疑会受到疫情冲击,同时至少在今年夏季前,国际间的人员交往将受到影响,“但我仍对中国经济将相对较快地从疫情中复原抱有信心”。

“当前被显著抑制的消费将有望在今年晚些时候得到弥补。”苏利文分析称,诸如中国的国内旅游、休闲产业和餐饮业等可期待在晚一些时候补上当前受损的营业额。

张汉晖认为,疫情暂时影响了中国人民的正常生活,尤其是湖北武汉地区老百姓的生活,但是从长远来看,这次疫情的暴发将促使我们进一步改善人民生活环境,加强公共卫生建设。疫情考验了我们应对突发事件的能力,促使政府不断改进和完善工作,也有利于引发普通民众对于生活习惯、与自然相处方式的思考。从这个意义上讲,成功战胜疫情能够将中国的卫生防控体系提升到新的更高水平。

张汉晖在中国驻俄使馆举行的中俄主流媒体见面会上回答“疫情给中国经济以及中俄经贸合作带来何种影响”的提问时做出了上述表述。他说,中俄合作的主要渠道依然畅通。中俄务实合作潜力巨大,能够应对眼前的危机。这次疫情短期内的确会给中国经济带来一些影响,但疫情过后中国政府一定能采取更加积极的措施促进经济快速发展。

“我认为目前中国政府已对疫情采取了强有力的应对措施,并且整个社会力量也已经被动员起来阻击病毒的蔓延。接下的几周将非常关键,但我相信目前措施的效果将会在近几周内显现出来,使疫情得到有效的控制。”李远强调,人们不应忘记2003年尽管遭遇“非典”,中国经济全年增速仍达到了10%。“中国各级政府通过应对这次疫情也将大幅增加医疗卫生方面的公共产品投入,这也会对经济的长期健康发展有益。”

事实上,近日来,多家主要国际经济组织已表达了对中国政府应对疫情和中国经济前景的信心。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裁格奥尔基耶娃北京时间3日表示,IMF支持最近一段时间以来中国政府在应对这一疫情方面采取的措施,包括财政、货币和金融领域。“中国经济继续展现出极强的韧性,我们对此充满信心。”

“我们应该在危机中得到成长。”周瑞表示,绝不应该因疫情而选择以邻为壑甚至孤立,在经济领域和卫生健康领域,各国都应当以此为契机加强合作,“我们没有理由过于自负,谁又能保证下一次再有新的什么疾病出现时,欧洲不会变成它暴发的地方呢?”(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