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者自救新产品五天100万优秀主帅是危机下能打反击战

老Z是我认识多年的教育行业创业者,他在2016年开始创业,如今公司已经B轮,获得多家主流基金总计过亿元的投资,员工超过300人,年营收过亿,在细分领域里属于前二的位置——一家标准的中小型企业。

老Z在腊月二十九他开始意识到疫情的严重性。

村集体带着村民代表一同买农资,回村后,在村广播里循环播放种子的购买价格、中途交通费用等,公开透明。到地里作业时,合作社特意插上一面红旗,醒目地告知村民作业地点,号召大家观摩、监督。

村民小组会开到第四次,王庆河的念头有点松动了。5月,王庆河与其他333户村民一起,和村集体签订了合同。合同签完不算完,从购买农资到收粮,王庆河没闲着。“第一年也不知能干成啥样,咱得盯着他们、监督他们,没事就到地里溜达看看,合作社种到哪儿,我们就跟到哪儿。”

在政府的推动下,供销社、农机、保险、银行等部门各司其职,参与到托管服务工作之中。以“托管自愿、有偿服务、互利共赢”为原则,兰西通过市场化机制把小农户联结起来。针对拿不出托管服务费的问题,兰西与建设银行合作,利用承包土地确权登记等数据,实行网上贷款,满足农民资金需求;针对卖粮难的问题,与粮食收储企业对接,在托管服务结束后将粮食交由“粮食银行”托管,根据农民意愿选择时间节点销售。

“在我们这儿,全程托管价格比村民自家种地每亩要便宜40元,提供的服务项目更全,比如防病虫害、免耕种植等。”在杜亚东看来,“由合作社托管种的地不仅产量高、质量好,还保护了生态环境,推动了绿色有机种植。”

不过如今,王庆河的态度显然已经不同。而且最近,一段名为《啥是托管》的视频在兰西县各村村民的微信朋友圈广为流传。如果有人到村头去问,一定会有村民热情地拉着你,将“托管”说得明明白白。

“农业生产托管实现了由土地集中型规模经营向服务集中型规模经营的转变。农民赚的钱多了,操的心少了,每亩种玉米比流转土地多增收近300元。服务组织也不需要投入大量生产成本,风险分散到了一家一户,赚到的钱可以用来采购农机,扩大再生产。”兰西县委常委、副县长朱华生说,“托管带来的规模生产,农资需求量大,知名农资厂商直接找到服务组织洽谈采购,给出的农资价格比农户自己买便宜得多,品质也有保证。”

老Z:我们新产品上线只用了五天时间,卖了100万。一个真正优秀的主帅,是在危急时刻迅速动员有生力量去战斗,速度一定要快。

创业者在越危机的时候越需要冷静,你的客户变了吗?你的市场还在那,你要挖掘他们在疫情之下的普遍需求,甚至这些需求会非常迫切。以前我们推线上上课工具给传统教培机构很难,现在推广成功率非常高,线下学校都需要了。

记者了解到,农业生产托管,是黑龙江一些地方兴起的新型农业生产社会化服务方式,农民与合作社等托管服务组织签订合同并支付托管费用,托管服务组织开展农业生产,政府履行监管责任,产出的粮食归农民所有。

另外一点是,作为创业者,要有一些社会责任感,创业者就是为解决问题而存在的,我们没必要绝望,更不能坐以待毙,如果你的公司垮了,几百,甚至数千人就失业了,这会危及到很多家庭的生活。

离乡不丢地 不种有收益

“我们虽然是互联网企业,但是业务形式和做餐饮供应链公司是一样的。他们为线下餐厅提供食材,我们为线下教育机构(学校)提供课程产品、软硬件设备,疫情一旦冲击线下,我们也完蛋”。

回忆起从前,杜亚东向记者算起了前几年土地流转的账,“合作社从2015年开始做农业,那时候困难很多,流转土地很难赚到钱。如果收成好,赚了钱,第二年农民就会坐地涨地租;如果收成不好,到第二年很可能连买农资的钱都拿不出来。”

“托管服务组织是自负盈亏的市场主体,必须在没有补贴的情况下适当盈利、独立生存。和自种一样,自然灾害、价格波动等风险依然由农民承担,托管服务质量风险由政府监管,托管服务组织承担合同违约风险,倒逼其提升服务质量。”兰西县经管站站长邢海民说,“下一步,我们将探索根据农民意愿投保产量保险,抵御自然灾害,实现农民保本收入。”

老Z:腊月二十九我就意识到了。大年三十我就组织核心团队开线上会,讨论怎么办。

“疫情来了,不代表你的客户群体就不存在了,他们只是需求变了,甚至某方面的需求更迫切了“,经过讨论,老Z决定把新产品方向定为“线上授课工具”,他说:“学生没法来线下上课了,这些学校需要工具进行线上授课”。

大年三十讨论好方向,初二技术开始做产品,同时销售团队联系客户进行线上预售,初七产品上线。五天时间,已经完成了100万元的销售额。

“今年全省有24个试点县(市、区)开展了以农业生产托管为主的农业社会化服务项目,明年还会召开现场学习会,采取政策扶持、典型引领、项目推动等措施,加大支持推进力度。”黑龙江省农业农村厅合作经济指导处副处长魏建华说。

大年三十老Z一边吃年夜饭,一边组织团队线上会议,大家头脑风暴。

这种时候就不要想太多,想太远,抛弃什么赛道如何?竞争对手如何?市场多大?我该不该做这个方向?等等想法。盘盘自己手里的用户、客户,在疫情之下他们普遍痛点需求是什么?围绕这些需求,快速打造产生现金流的产品,一刻都不要等,有钱才能活下去,一两个月没有营收谁都扛不住。

韩涛说,新的一年也将迎来中加建交50周年。半个世纪来,中加关系经历过风雨,但总体保持了积极的发展态势。事实表明,一个良好的中加关系,符合两国和两国人民的共同利益。“2018年12月以来,双边关系面临严重困难,这是我们不愿看到的。”他说,“解铃还须系铃人。新的一年里,我们希望中加关系中的障碍能够排除,双边关系能够回到正确发展轨道上来。”

中国驻多伦多总领事韩涛(右一)与部分来宾们共同观看了2020年新春招待会现场举办的中国新疆人权事业发展进步图片展。余瑞冬 摄

土地不流转 收入也可观

“推广上的困难是早就想到的,刚出现的新事物,农民不可能一下就接受。”今年4月初开始,县委干部、乡镇干部、村干部一道,开始挨家挨户做工作。村支书欧阳双铁为了让大家明白啥是“托管”,在各村民小组会上反复宣讲,把嗓子都说哑了。

韩涛说,2020年是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年。中国将彻底消除绝对贫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在实现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的基础上,踏上实现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的新征程。中国将继续扩大市场开放,优化营商环境。中国将毫不动摇坚持“一国两制”方针,维护香港、澳门长期繁荣稳定;坚持一个中国原则和“九二共识”,推进祖国统一大业。

除了像王庆河这样上了年纪的老人之外,许多贫困户也纷纷加入托管队伍。兰西县把发展农业生产托管服务与打赢脱贫攻坚战相结合,引导107户贫困户将土地托管出去,户均增收4650元。

服务费谁来定?政府出面,托管服务组织、村民代表围坐在一起,从育苗到收割一笔笔算账,最后得出双方认可的数字。

截至目前,韩国国内累计死亡病例增至67例。

种了一辈子地的长江村村民吴国政今年也64岁,这几年身体不好。儿子外出打工,多次劝父亲把土地流转出去,享享清福,他却一直舍不得家里的十多亩地。

“花个服务费,让合作社种地,最后收成归我!”见到记者,王庆河主动上前普及“托管”,“雇人种的玉米,粒大饱满,产量高,卖的价钱也好,服务费比咱自己种地的成本还低。”

市场化运行 政府来监管

“托管?还水泥管呢!”64岁的黑龙江绥化市兰西县远大镇双太村村民王庆河承认,最初他内心是排斥的,“活这么大岁数头一次听说‘托管’这新鲜事。我自己种了这么多年的地都种不好,给别人管还能有好?”

推广:猎云银企贷,专注企业债权融资服务。比银行更懂你,比你更懂银行,详情咨询微信:zhangbiner870616,目前仅开通京津冀地区服务。

“探索农业生产托管服务新路,有利于转变农业发展方式,实现生产要素合理配置,促进土地适度规模经营,提高农业生产效益,促进农民增收,推动小生产与现代农业有机衔接。”黑龙江省委常委、副省长王永康表示。

i黑马&创业家:你们新产品开发很迅速,战斗力很强。

老Z:中小企业是游击队,转型快,这种大危机的时候反而更容易存活下去。

三、不要想太多,想太远。挖掘现有用户、客户疫情下诞生的新需求,做产生现金流的新产品,活下去才是王道,熬过去就有希望。

这个时候,不要追求产品完美,我们产品还没开发出来,我就动员70个销售去联系他们的客户进行预售,五天时间销售了100万,销售额甚至超过了去年同期。

中国中小民营企业,为我国贡献20%的GDP,解决90%人口就业。中小企业的健康,决定了中国经济的稳定,正如创业黑马董事长牛文文所说:“普通人的目标是自己和家人健康活着。创业者这些人的目标还得多一项,保证企业也得活着扛过这轮危机”。

一、心态要稳。了解战争史的都知道,危险时刻,一个真正优秀的主帅能迅速动员有生力量去投入战斗。你的珍珠港被人炸了,不要和其他人一起去焦虑、去哭喊、去发朋友圈,要迅速整合起还能战斗的人员,拿起没有被炸毁的武器装备,投入战斗。

双太村是深度贫困村。穷,不是因为懒,而是天公不作美。

今年春节刚过,村干部带着杜亚东来吴国政家里,说起了农业托管。

作为全省农业生产社会化服务项目试点县,兰西不断完善农业生产托管服务模式,形成了涵盖产前、产中、产后各环节的托管服务体系。目前托管面积已达到61.5万亩,占全县耕地的23.5%,其中全程托管服务面积达到18.35万亩,服务小农户1.1万户。

i黑马&创业家:你什么时候意识到危机来了?

盐碱地,地势低洼,十年九涝。

政府强化监管,加强风险控制,供销社、农机、保险、银行等部门各司其职,保证托管服务质量,推动小生产与现代农业有机衔接。土地投入成本更低,生产效益更高,农民的收入随之增加。而且,托管服务将农民从土地中解放出来,使其找到了更多的就业门路。

以下为i黑马&创业家采访实录

加拿大联邦、省、市三级政要代表,当地华侨华人、中资机构、留学生代表及各界人士约800人出席招待会。韩涛与来宾们还共同观看了招待会现场举办的中国新疆人权事业发展进步图片展。

老Z是创业者中的一个缩影,他们面对危机保持乐观,冷静的寻找新方向。

我分析了。第一,疫情之下你的用户会产生新的普遍需求,你做得新产品满足他们基本需求就行,不用完美,后续再慢慢迭代。第二,这个时候大家都比较焦虑,你真心的做产品为他们解决问题,他们会很愿意接受你。

我们一致认为客户群(学校)是在的,但是疫情之下,他们的需求肯定是变了。以前这些学校都在线下上课,疫情之后就变为线上上课,我们就为他们提供能线上上课的工具产品。

交了服务费,托管服务组织干得不好咋办?

二、中小企业不要绝望,在危机之下中小企业其实更容易生存下去。大企业是正规军,几千,几万的员工硬成本,业务复杂转型缓慢。中小企业是游击队,游击队就那么几十、几百杆枪,转型成本低,迅速。

从土地中解放出来的农民,或发展特色经济,或到邻近乡镇、县城务工。“明年闲下来了,我打算养500只大鹅。日子太有奔头了!”说起明年的日子,王庆河很欢喜。

制度监管最可靠。兰西制定出配套制度,对玉米、大豆、水稻耕种防收逐一明确作业标准,确保托管服务有据可依;每项托管作业完成后,托管服务组织、服务对象、乡镇和县农村经管机构都要签字确认、审核检查;农民交纳的服务费不直接交给托管服务组织,而是进入银行监管账户,确保资金安全、风险可控。

有比较才有差别。2019年,王庆河加入合作社,交了每亩161元的托管服务费,扣除这笔费用后,种地的收益达到25000元。同一块地,2018年流转给他人,王庆河一次性只拿到手10360元流转款。

如果你开一家餐馆,大家疫情时期也需要吃饭,你做好消毒,配上新鲜瓜果一起卖,能卖的得很好。

杜亚东是瑞丰玉米种植合作社理事长,是兰西最早试水托管的人。2017年,他拿出2000多亩地搞试验,赚了1.2万元;第二年托管1.3万亩,赚了二十六七万;到今年,他把社内流转来的12万亩地全部改为托管,预计收入180万元。

“土地是咱农民的命根子,哪能转给别人呢?”在吴国政看来,守住土地是农民的本分,对于流转土地,他相当排斥。

i黑马&创业家:有什么建议给其他创业者?

他表示,在过去的一年里,领区内各界人士克服种种困难,继续致力于中加友好互利合作。特别是领区内广大侨胞、留学生和中资机构人员,大家从不同角度讲述中国故事,以不同方式支持祖国建设和统一大业、支持“一国两制”伟大实践。他希望大家在新的一年里继续发挥自身优势,为促进中加友好合作、深化两国人民的相互了解和友谊贡献力量。

在疫情之下,老Z完成了一次“创业者自救”,他认为面对疫情,创业者要做到以下几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