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后”留学生的线上驰援“战疫”

截至发稿,他们已募集超过90万元善款,开发海内外运输线路29条,募集超过35400双医用手套、50600只N95口罩,消毒液120箱、护目镜200个,并将物资送到了全国294家医院的医护人员手中。

“没想到要以这样的方式迎来春节。”

“你们来守护世界,我们来守护你。” 施煜程告诉记者,一位朋友曾称赞他们,做了很多CEO都做不了的事情。但他觉得,有些夸张。“我们只是普通人,在这个社会的大课堂里,我们都上了人生的重要一课。”

此外,由于各个国家的航司政策不同,存在随时变动的情况,张正新也就不得不处理一些航运过程中的突发事件。

这一天是美国时间1月23日,2019年大年三十。为了庆祝农历新年,原本与其他同学约好要度过“sleep over party”的施煜程却早早退场。他有另外一件事情要做——与同样是留学生的宋尘洁等人,讨论如何搭建海内外筹款通道,为武汉市各医院募集医用物资。

这个由2400人组成的志愿团队,大多数人都是第一次参与民间捐赠。因为资历尚欠,他们也曾遇到过挫折。

与此同时,在互联网的加持下,这支原本只有六七人的队伍也在快速裂变。1月24日7点31分,志愿者人数增至800人。之后的半天时间,快速扩充到两千余人,共组建了4个微信群。

基金会还称,根据法律,伐木公司应该安排考拉“发现者”,在伐木开始之前寻找到树木中的考拉,以便可以安全地移走和重新安置它们。

1月26日,海关总署宣布为境外物资入境开设“绿色通道”,实施快速验放,紧急情况下,可登记放行,再按规定补办相关手续。与此同时,一批机构也宣布为全球救援物资提供免费运输服务。菜鸟裹裹发布的公告显示,将为全球救援物资提供免费运输,但海外捐赠机构需要具有出口资质EOR(海关登记出口商)。

拿起手机,三步并作两步上楼,打开书桌上的电脑,之后的六七个小时里,美高12年级留学生施煜程没有离开书桌半步。

海伦认为政府应当出面采取措施解决这个问题,拯救还活着的考拉。她称,澳大利亚应该为此感到羞耻,我们需要帮助。

“似乎每次遇到问题,总会遇到贵人帮忙”。张正新腼腆地笑了。他印象最深的一个物流商是在运输首批救援物资时认识的。“这是一家国内的物流公司,知道我们在做公益,那家负责人表示可以免费帮忙运送。”最终由于其运力有限,没有达成合作。但是,在这家物流公司的帮助下,他对整个物流运输的流程有了全局的了解。

其间,这群“00后”也经历过幻想、幻灭和悲愤的黑夜,努力去举起“你们来守护世界,我们来守护你”的灯火。

澳大利亚一位消防员被拍到正在给干渴的考拉喂水喝。

截至目前,“武汉加油·北美留学生组”打通了7个国家的航空运输线路,开发运输线路29条。这也意味着,更多来自国外的物资将能更快抵达疫区。

团队成立一周内,他们就曾一度陷入假口罩风波。1月26日下午,武汉第四医院、湖北肿瘤医院多家医院向北美留学生组反馈,当日收到的口罩不符合医用标准,无法满足一线医护人员需求。

直接对接医院,用最短的时间解决一部分医院物资短缺的问题,是这支队伍成立的初衷。从筹集善款、联络厂商购置物资,到打通国内外运输通道,如何更快地将物资运送到需要的医院,就像是一场与时间的赛跑。

据此前报道,澳大利亚因长期受山火影响,考拉生存环境堪忧,已有约2.5万只考拉因大火而死亡。考拉面临成为“濒危动物”的威胁。

为了有序开展工作,1月23日23点32分,在宣布团队成立的4小时后,施煜程和北美留学生组国内时区总负责人宋尘洁,将团队分成财务组、物资组、宣传组、翻译组、医院组、法务财务组、协调组等部门,并初步确定了各部门职责。

吃一堑、长一智,这场假口罩风波,也让北美留学生组对物资的核验更加谨慎。兰萌很庆幸,这笔订单发生在捐赠早期,为捐赠过程的标准化、规范化敲响了警钟。“事后,我们增加了一个验货环节,力争每出一批货都有志愿者在现场进行随机抽验,并拍下视频反馈给核心成员。”兰萌告诉记者,近期运往国内的3.4万只口罩订单,就是有志愿者专门飞到温哥华进行抽验。

为了缓解伙伴的压力,北美留学生组“就地取材”,集合内部的心理咨询资源成立了内部群。“小伙伴们在群里求抱抱、吐苦水,释放压力也互相鼓励。压力更大的小伙伴,也可以直接找到咨询师,与他们聊天,进行排解。”兰萌说。

她还称,“其中一些考拉尸体已经腐烂了,所以应该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北美留学生组的驰援故事得到了蒋昌建、姚晨等人的转发。

有研究表明,重大灾害后精神障碍的发生率较高,一般性的心理应激障碍更为普遍。施煜程告诉记者,疫情背后的心理“重建”是北美留学生组关注的重点。

不可控的因素、变动,以及外界认为是作秀的质疑,让这团队承受了在这个年龄不该有的压力。但比起外界的声音,他们最大的压力则源于他们自己:想在最短的时间,募集尽可能多的物资,并以最快的速度运抵一线人员手中。永远不满足现状,又纠结于自己能力的不足,让他们在最开始的一周,十分崩溃。

动物保护慈善机构澳大利亚动物基金会表示,他们已派遣兽医前往进行帮助。

2020年1月23日,武汉宣布封城。同时,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影响,医院医疗物资出现空前大规模短缺。面对各地相继发出的求助信号,一个个由志愿者参与的民间援助计划拉开序幕。

有了此前的基础,物资采买很快走上正轨。如何打通物流通道,将物资更快运抵医院,对于这批从未接触过海外物资运输的学生来说,是个不小的挑战。张正新是海外交通运输负责人,对他来说,最难的就是刚开始。“我要一个个联系物流公司,了解他们的运力和运输要求,并与我们的运单情况做匹配。”

疫情能隔绝空间,却不能隔绝爱。截至发稿,他们已募集超过90万元善款,开发海内外运输线路29条,募集超过35400双医用手套、50600只N95口罩,消毒液120箱、护目镜200个,并将物资送到了全国294家医院的医护人员手中。

“我撑不住了,要去睡了。”下午2点14分(美国时间凌晨1点14分)美国时区负责人施煜程在自己的微信名后加上了“下线“两字,接力棒交给宋尘洁。

北美留学生组也很快意识到,在这场突如其来的灾难中,一线人员正承担着来自不同方面的精神压力。“这个时候,如果能伸出一只手,在短短的瞬间就能将他们拉出负面情绪所造成的黑暗漩涡。” 为缓解一线人员的焦虑和压力,前不久,“武汉加油·北美留学生组”心理组建立了一个线上交流平台,以微信一对一的方式给予陪伴,做他们合适的“树洞”。

施煜程发起并成立的“武汉加油·北美留学生组”志愿者团队就是其中之一。不同于其他的志愿者团队,这支队伍的平均年龄不到19岁,多数是正在读书的高中生。

一场24小时的线上接力

宋尘洁介绍,医院组负责核实并对接急需货源的医院;物资组成员对接爱心人士捐赠的物资,并同步联系物资厂商,了解采购价、出货时间、数量等进行自主采购;翻译组翻译有关疫情的资料并随时向各界寻求支援;法务财务组处理捐款事宜;宣传组负责筹备海报和宣传发布……

打通7个国家的航空运输线路

这些对于北美留学生组来说都是好消息。虽然不符合出口商资质的要求,张正新还是拨通了菜鸟裹裹的电话。“起初他们也很犹豫,一群十七八岁的学生能做什么?当我们反复沟通后,对方提出可以免费帮助运输和准备报关清关的文件。”初战告捷给了张正新更多信心,有了这次经验后,物流商开拓得也越来越快。

2月9日,北美留学生组迎来一笔大“订单”。3.4万只N95口罩从加拿大温哥华“登机”,飞越8460公里一路直达北京。最终这批口罩将从北京发往武汉,送到武汉东湖开发区九峰街道荣芳里社区环卫、城管、警察等一线工作人员,以及贵州省毕节市纳雍县人民医院医生手中。

“武汉加油·北美留学生组”是参与援助的志愿者团队之一。这个拥有2400余名志愿者的组织,平均年龄不到19岁。他们是国内外高中、大学学生,也是公众号创始人、社团主席、coser、超话主持人、饭圈站姐……

刚开始,张正新就屡屡碰壁,为了尽快找到合适的物流,他连续两天没睡觉。第二天在去往学校的路上,张正新走着走着就大哭了起来,“我跟负责人请了两个小时的假,好好地哭了一场,发泄完情绪,又开始工作了。”

发朋友圈、改微信后缀进行工作交接,是这支队伍在短时间形成的默契。施煜程告诉记者,因为信息实时更新,又是国内外众多小伙伴同时协作,为了不漏掉任何一个关键信息,每一个组别都设置了国内外两个时区的负责人,保证24小时不间断。

3.4万只N95口罩运抵北京。

因为一条朋友圈,短短24小时,来自世界各地的志愿者们集结完毕。从收集求助信息、到募集善款、再到采购捐赠医疗物资、开通物资运输线路,他们想方设法为驰援武汉献出一己之力。

由于疫情的突然暴发,口罩等一时间成了急缺物资。1月23日,华科大协和医院、湖北省中医院、武汉大学(分数线,专业设置)中南医院、武汉市第三医院等多家医院相继发出公告,向社会各界接受捐赠N95口罩、外科口罩、一次性医用口罩、护目镜等防护物资。

当地议员安迪•麦迪克(Andy Meddick)称,这场景“绝对令人憎恶”,并证实维多利亚州官员已经展开调查。

这对综合资源部负责人李文杰来说是一个好消息。李文杰告诉记者,随着疫情的发展,口罩的缺口一直存在。特别是近日来,相关部门逐渐接管国内大部分口罩产能,国内可提供的货源越来越少。“国内的物资采买渠道逐渐被搁置,我们开始联系对接国外货源。”

例如,由于温哥华运力有限,3.4万只口罩原计划是先运往北美留学生组在美国的仓库,再转运到国内。但在跟美国海关对接后,张正新发现,他们需要承担22%的关税。“这对我们来说是笔不小的数目。”为了能够帮助口罩顺利通关,张正新不得不发出求助。最终,由中国驻温哥华总领馆开出证明“特事特办”,由中国国际航空公司协助免费进行转运。

在他们的努力下,筹款和物资采买进展顺利。1月25日下午2时,共募集善款60万元。次日下午,第一批使用募集资金采买的一万余只N95口罩,顺利送抵武汉市武昌医院、湖北省第三人民医院、长江港口总医院、武汉市第四医院等7家医院。

她说,地上躺着死去的考拉,有的考拉妈妈和它们的孩子都死了。

宋尘洁介绍,目前平台暂时只针对医护人员及其家属,后期再将咨询范围扩大到大众。除了一对一咨询以外,我们也将开启线上讲座,帮助大家了解病毒,消除恐惧。

下午1点34分,在解决了国内捐款合规性的问题后,捐款通道正式开通。不到三个小时,筹款金额超过7万元。

面对各地相继发出的求助信号,一场场由志愿者参与的民间援助计划拉开序幕。

北美留学生组为驰援武汉制作的网页。

他表示,维多利亚州政府已经宣布,正在对发生的事情进行调查,“我可以保证,没有人能逃脱应被追究的责任”。

北美留学生组宣传组负责人兰萌介绍,当时“北美留学生组”以5.5元的单价向贸易商采购了价值27.5万元人民币的5万只N95-k310口罩,用于捐赠武汉及周边一线医护工作人员。然而,贸易商却隐瞒了口罩不符合质量检测标准的事实,提供了一批实际效用达不到N90标准、质量完全不过关的囤积货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