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险监管再升级!十公司被约谈触红线的或被叫停全国业务半年

刚刚过去的2019年,被称为“史上最严车险监管年”;而从监管释放的信号来看,2020年车险监管还将升级!

三是,费用数据不真实,保险公司向中介机构承诺支付高于报批水平的手续费率,但不及时入账。

2020年整治力度不会松 只会更严

从2020年1月1日起,对查实1次违反报批商业车险条款费率行为的,银保监局可依法对相应地市级财险机构停止使用商业车险条款费率3至6个月。

《独家│被叫停3个月后,人保浙江3家地市分公司车险禁令被解除》

在水布垭镇南潭村,为防止外来车辆进村,遏制疫情蔓延,该村封锁村内大小出口,实行网格化管理,设置检查站,严格控制人员进出。

2019年11月以来,综合费用率有所反弹,环比上升2.4个百分点;费用延迟入账又有抬头;市场费用向理赔端转移现象增多;车险费用向其他险种转移现象增多,非车险业管费增速异常。

这些行为主要集中在三个方面:

但同时,一些问题表现比较突出:

查实在同一银保监局辖区内2次违规,相应省级财险机构停商业车险业务2至6个月;

1、加大车险整治市场乱象力度(不只叫停地市级分支机构,还可能叫停省级分公司、甚至总公司)。

此外,2019年,监管共对87个财险分支机构车险违法违规行为进行行政处罚,罚款1735万元,处理责任人126人次。已将164个车险违法违规线索移交相关银保监局查处,通过银保信平台数据,监测监管措施落实情况。

对查实大型公司(指2019年车险保费收入500亿元以上)在全国范围内有10次、中型公司(指2019年车险保费收入50-500亿元)在全国范围内有6次、小型公司(指2019年车险保费收入50亿元以下)在全国范围内有4次违反报批商业车险条款费率行为的,银保监会可依法对相应财险公司全国范围内停止使用商业车险条款费率1至6个月。

2019年1月初,上海证券报独家报道“浙江及广西银保监局叫停5家地市级保险机构商业车险业务”。

停141个分支机构车险业务 涉及33家财险法人主体

连日来,遍布巴东县的301个村级广播平台、2054只大喇叭和883只音柱响彻了街头巷尾、村庄农户,每日9时至19时分时段播报,让疫情防控家喻户晓。

此次会上通报的情况显示:在持续严监管下,近期以来,车险市场秩序进一步好转,但基础并不稳固;费用率明显下降,但2019年11月出现反弹;保费增速企稳回升,但下行压力依然较大;公司经营行为有所规范,但经营理念仍未根本扭转。

上海证券报记者从相关渠道获悉,半个月前,银保监会财险部与人保、平安、太保、国寿、中华、大地、阳光、太平、天安、华安等10家财险公司开展车险集体监管谈话。

在南潭村,考虑到老年人获取信息单一等情况,彭邦虎录制了包含疫情防控形势、科学防控方法等内容的录音,上传到村村响广播系统,进行循环播放。

层层问责。被停商业车险业务的相应公司,在上级机构对其及高管问责处理后,再解除监管禁令。

一是加大整治市场乱象力度。

在本文开头提及的这次集体约谈中,监管通报的数据显示:2019年已对141个财险分支机构采取了停止商业车险条款和费率的监管措施,涉及33家财险公司法人主体。

该村还积极推动爱国卫生运动,动员全村开展环境整治。“我们让村民在家做好房前屋后卫生,加强畜禽养殖的防疫消毒工作。”南潭村党支部书记彭邦虎说,同时开展卫生评比,号召村民“自检、互检、他检”,切断一切可能的疫情传播途径。

《监管再下重手!被叫停车险的地市险企增至26家,涉事公司高管集体被监管约谈》

疫情防控战打响以来,地处三峡库区的巴东严防死守、深化群防群控,切实做好社区、村组封闭管理,全面切断病毒传播渠道。

车险市场秩序有所好转 违规苗头近期再现

监管部门在此会议上建议:

随后,该村通过公众号发布抗疫知识,劝村民不外出、不聚集。“封村”后,又公布了村干部和驻村工作队的联系方式、物资采购、发热人员管控措施、疫情防控监督举报等内容。

“技防”:线上监督平台织牢防控网

查实大型公司在全国范围内10次、中型公司6次、小型公司4次违规,相应财险公司总公司停商业车险业务1至6个月。

其中,山东、河北、内蒙古这三个地区被叫停的机构最多。被叫停分支机构最多的财险法人主体,主要集中在车险市场头部公司。

4、继续推进车险综合改革研究,深入征求各方意见。

不难发现,这三大违法违规行为一直是车险行业的老问题。

《独家!监管下狠手,被叫停车险机构增至111家,看谁还敢顶风作案》

2019年(截至2019年12月23日),监管共对141个财险分支机构采取了停止商业车险条款和费率的监管措施,涉及33家财险公司法人主体;并对87个财险分支机构车险违法违规行为进行了行政处罚,处理责任人126人次(具体情况详见文后图表)。

“冠状病毒正肆虐,正值爆发高峰期,随时记得戴口罩,呆在家里莫出去……”近日,巴东县沿渡河镇堆子场社区居民黄祥治在微信朋友圈推出了一段堂戏。

二是定调2020年车险监管走向。

规避监管的行为有所发生,发现4起通过异地出单来规避停止商业车险条款费率监管措施的行为并进行了加重处理;不少公司仍存侥幸心理,错误认为严监管只是“一阵风”。

银保监会财险部建议:

据业内知情人士透露,银保监会财险部在此次会议上对于下一步的监管措施提出四点建议:

业内知情人士告诉记者,此次集体监管谈话的内容主要有两部分。

会议上传出的信息还显示,从明年形势预判来看,汽车销售将有所回暖,但尚难言乐观;车险市场竞争将更加激烈,但手段仍比较粗放;车险经营将进一步分化,但中小公司经营压力更需关注;车险综合改革势在必行,但行业准备仍有待加强;车险监管将继续趋严,但标准尺度有待一致。

要求10家财险公司合理确定考核指标,并将考核指标报送给监管。

3、加强考核政策窗口指导。

当前是疫情防控关键期,基层社区和乡村也是战“疫”第一线。湖北乡村使出“十八般武艺”,打响阻击疫情的“三防战”。

2、加大高管人员责任追究力度。

木龙垭村设有2个国道卡口和26个组级卡口。国道卡口24小时有人值守,组级卡口采用物理隔断并留有应急电话,碰到紧急情况,5分钟之内就会有人前来。

33家财险公司法人主体,是怎样的一个概念?全国共有88家财险法人公司(截至2018年末),这意味着曾被叫停部分区域商业车险业务的公司占了近四成。若剔除部分外资产险公司目前不做车险业务的因素,可能该占比数据还要更高。

二是,通过虚列其他费用套取手续费变相突破报批手续费率水平,保险公司通过虚列宣传费、劳务费、咨询费等费用科目来套取手续费的方式比较普遍。

持续叫停财险公司商业车险业务,进一步彰显了监管部门从严监管、整治车险乱象的决心。上述会议传出的信号明确:对车险市场的高压监管态势将持续,从严监管仍是主旋律。

财险公司被叫停商业车险业务,是2019年以来监管大规模车险整治行动的结果。地方银保监部门在对车险业务进行检查时,发现并查实了相关违法违规行为。

“人防”:“封村+爱卫”斩断病毒传播途径

一是通报近期车险主要监管举措及市场运行情况。

泗井水村村书记刘圣柏表示,目前很多村落纷纷“效仿”启动“214”线上平台开展抗疫,充分发挥线上监督平台作用,织牢山区防控网。(完)

一是,通过给予或承诺给予保险合同约定以外的利益,变相突破报批费率水平,保险公司通过代理人或业务员返还现金的方式比较普遍。

“心防”:堂戏村村响接地气入人心

对查实财险公司在同一银保监局辖区内有2次违反报批商业车险条款费率行为的,银保监局可依法对相应省级财险机构停止使用商业车险条款费率2至6个月。

具体来看,近期车险市场呈现以下特点:保费实现平稳增长,同比增长4.4%;综合费用率稳步下降,同比下降4个百分点;承保利润大幅增加,同比增长182%;业管费异常增长得到遏制;经营性现金流明显改善,同比增长411%;准备金提取充足率上升,同比提升1.8个百分点;市场主体经营分化明显,业务和盈利有向大公司集中的趋势。

堂戏属长江三峡地区特色戏曲,演唱风格具有典型的地方色彩和浓厚的乡土气息,深受民众喜爱。

黄祥治介绍,目前抗疫形势严峻,而农村老人居多、村民文化程度参差不齐,所以他希望通过堂戏提高村民对防疫的认识。

15日一大早,在湖北巴东县野三关镇木龙垭村鱼泉河大桥,56岁的谭贤清就带着5名志愿者为过往车辆登记,并测量驾驶员体温。

此后,针对车险的强监管持续推进,本报均进行了及时报道。详见文章链接:

查实1次违规,相应地市级财险机构停商业车险业务3至6个月;

“这个接地气,大家也都听得懂,分分钟就可以传播到千家万户。”村民许千才看后连连点赞,并迅速转发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