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离无碍好状态中国女足奥预赛首战大捷

隔离无碍好状态 中国女足奥预赛首战大捷

2月7日下午,2020年东京奥运会女足亚洲区预选赛举行。在一场雨战中,中国女足首战以6比1大胜泰国女足。主帅贾秀全在本场比赛中派出的11人首发阵容以老带新,参加过去年世界杯的多名主力球员本次并没有进入到名单之中,通过对球员的考察和选择,中国女足也在尝试多种组合以适应不同的技战术需求。李影在开场不到6分钟的进球,帮助中国女足打开了胜利的大门,尽管首战对手泰国队的实力实在有限,但是对于此前已经被隔离数日从而影响了备战计划的中国女足来讲,这样一场大胜足以让球队提升士气。

中国女足此次出征奥预赛,从一开始就注定伴随着艰难,先是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比赛地点进行更换、主场优势丧失,王霜等几名球员由于疫情防控影响无法随球队出征,后来抵达澳大利亚后被隔离在酒店无法进行有球训练,在本场对阵泰国队的比赛之前,中国女足仅在当地进行过一次在训练场上的有球训练。由于上述种种原因,中国女足的这第一场比赛最重要的就是让队员们用最快的速度找到比赛感觉。

历经艰难坎坷 中国女足奥预赛之路唯有勇往直前

1952年11月2日,597.9高地被敌人狂轰滥炸了两小时。当时,身为副班长的蔡兴海带领全班9名战士,奉命进入597.9高地主峰最前沿的九号阵地。蔡兴海回忆说:“当时阵地已被炮火炸成一片焦土,我随手抓了一把沙土,里面有散发着余热的三四块弹片。我们用手榴弹‘打空爆’的办法,持续战斗了一天一夜,以轻伤3人的代价打退了敌军7次连排级冲击,歼敌400余人,顽强地守住了阵地。”

1952年11月13日晚9时,蒋永德接连长指令,带领全班战士坚守537.7北山高地4号阵地,大家用手榴弹和手雷击退了敌人多次进攻。后来,蒋永德发现了敌军一个既为屯兵之处又是强火力点的暗堡,他带着两个手雷趁天快黑时跃出战壕,从侧面靠近此处,从暗堡壁上的一个射孔往里扔进手雷并迅速撤离。火光一闪,暗堡里的机枪被炸哑了。

王毅表示,病毒是人类的共同敌人,抗疫是国际社会的共同责任。面对这场全球性公共卫生危机,中国从一开始就积极倡导国际抗疫合作,同各国携手抗击疫情,以实际行动践行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念。

我们尽力尽责,发挥了最大医疗物资产能国优势,迄今已经向各国提供了2200多亿只口罩、22.5亿件防护服、10.2亿份检测试剂盒。“中国制造”成为全球抗疫斗争源源不断的“补给线”。

2月5日是隔离解除的日子,中国女足次日终于得以飞赴比赛地悉尼,而留给球队赛前训练的机会只有一次,在隔离的日子里,中国女足始终都没有进行有球训练,这对于球队的备战显然是不利的。“虽然球队在备战奥预赛过程中经历了很多波折,但目前队员精神状态很好,非常期待站上赛场。球队也会通过训练和比赛,努力调整,努力拼搏,争取好成绩。我们非常感谢澳大利亚足协、亚足联提供的各种帮助,以及中国驻当地使领馆和当地华人的大力支持。”首战泰国女足之前,中国女足主帅贾秀全这样说道。

在国际足联最新一期的女足排名中,首战对手泰国队位列世界第38位,中国台北队则排在世界第40位。中国女足排名亚洲第4、世界第15,排在中国女足前面的亚洲球队分别是澳大利亚女足、日本女足和朝鲜女足,其中亚洲排名第1、世界第7位的澳大利亚女足是中国女足本次奥预赛的小组对手之一,也是最难对付的对手。此次比赛前两战至关重要,目前来看,中国女足首战告捷,如果能继续正常发挥拿下中国台北,对于小组出线将非常有利,不出意外将会和澳大利亚女足争夺小组头名,否则形势将会非常严峻。

蒋永德从部队转业到了四川宜宾,在宜宾地区磷肥厂工作。“如果不是因为一次家里意外起火,他焦急地抢找自己收藏的军功章,我们还不知道他是战斗英雄。”蒋永德的家属说。

老战友视频连线,隔空互敬军礼

蔡兴海老人也曾多次表示,他只是一名很普通的战士,抛洒热血、守住阵地、保家卫国,甚至牺牲,都是一名军人应该做的。他说:“我现在享受的待遇以及曾经获得的荣誉,都是战友们用鲜血换来的。与牺牲的战友相比,我能活着走下战场就是最好、最高的待遇,我们活着的人都应该替牺牲的战友继续为祖国奉献力量。”

中国参与和支持全球抗疫,可以用六个“最”来概括。

从朝鲜回国后,蔡兴海主动申请到条件艰苦的西藏工作,在西藏一待就是17年。后来因为身体不再适应高寒生活,蔡兴海于1982年从部队转业回到陕西咸阳市工作。

这样一场开门红对于在困境中启程的中国女足来讲弥足珍贵,3天后,球队将迎来本次赛事的第二个小组对手中国台北女足,双方曾在两个月前的东亚杯上有过交手,当时在面对实力稍逊的对手时,中国队仅是一球小胜,个人能力明显高于对手的中国女足没能将进攻效率提升,也没能打出娴熟的技战术配合。不过,通过对泰国女足的这场大胜,中国女足应该积累了一些信心和心得,尤其是在进攻效率上。进攻效率低一度困扰中国女足,这个问题在奥预赛的赛场上需要得到解决,从首战来看,面对实力差距较大的对手时,球队在这方面做得还不错,李影和唐佳丽的梅开二度、张馨和王珊珊的锦上添花,让中国女足多点开花。

我们雪中送炭,发起了新中国历史上规模最大的全球紧急人道主义行动,向150多个国家和10个国际组织提供抗疫援助,向有需要的34个国家派出36支医疗专家组,向世卫组织和联合国相关机制提供资金援助,同各国人民风雨同舟,共克时艰。

2020年12月底,在“志愿军老兵帮扶计划”公益团队、宜宾发布、宜宾市退役军人事务局的联系和帮助下,相隔900多公里的蒋永德和蔡兴海终于“见面”了。在15分48秒的视频交流中,同为战斗英雄的两位老兵忆往昔铁血战场老泪纵横,聊现在幸福生活倍感欣慰。

相信这样一场胜利有利于队员建立良好的信心和恢复比赛状态,次战面对实力较弱的中国台北女足时,中国女足需要保持这样的态势和信心,并且在日后面对更加强大的对手时能继续保持正确的踢法。2月10日,中国女足将对阵中国台北女足,女足姑娘们只要取胜就可以提前锁定小组出线权。

“打空爆”,即把手榴弹引信拉开,握在手里两秒钟后再扔出去,使手榴弹在敌人头顶爆炸。“这种方法杀伤力大,但操作很危险。”蒋永德说,如果手榴弹拉了引信后就丢出去,还有可能被敌人捡起又丢回来,所以要等两秒后再扔向敌人。

蒋永德说,保卫和平、反抗侵略的志愿军们,无论牺牲的还是活下来的战友都从不会被忘记。尤其在退役军人事务部成立后,来看望慰问他的人越来越多了。他也应邀去当地临港、李庄参观,家乡的变化让他很欣慰。

穿着志愿军军装、胸前挂满奖章的蔡兴海出现在蒋永德面前的手机屏幕上。蔡兴海的手机上,也出现了胸前挂着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纪念章和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纪念章的蒋永德。别时风华正茂,见面两鬓苍苍。两位老人聊过去、聊现在,视频通话进行了15分48秒。告别时,两人用互敬军礼的方式告诉对方,都要保重!

“其实打仗的时候,我和蔡兴海并不认识。”蒋永德回忆说,立功之后的两人因为开会相识于朝鲜。回国后,他们曾于1953年4月在沈阳和另外几名战友一起合影留念。随后,两人应邀参加了1953年的“五一”观礼和国庆观礼,在北京相聚并得到了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亲切接见。1953年北京一别后,两人渐渐失去了联系。

带着4比0的比分结束上半场,让中国女足卸掉了赛前的一些压力,进入到下半场,可以看到队员们脸上不时露出的笑容,大比分的领先优势让中国女足早早胜券在握,最终球队6比1战胜泰国女足。本场比赛,中国女足进攻组织简单合理,通过几次简单的地面传递找到对方防守漏洞,制造出很多得分机会并收获进球,牢牢控制住场面让比赛结果失去悬念。

90岁的蒋永德和89岁的蔡兴海都曾参加过上甘岭战役,两人均是上甘岭战役“二级英雄、特等功臣”。蒋永德家住四川宜宾,蔡兴海住在陕西咸阳,相识于战后立功会上的他们,自1953年北京一别后,就再也没见过对方。

2020年12月28日上午,在双方家人的帮助下,通过手机,宜宾与咸阳900多公里的距离变为零距离。听力不好的两位老人用不同口音的方言同时说出67年后的相互问候:“你还好吗?”通过双方家人的高声“翻译”后,两人又同时答道:“好!好!”

球队原计划在当地进行的备战被打乱了,只能在隔离所在酒店里利用有限的条件进行一些力量训练,然而对于一支即将要参加正式比赛的球队来讲,赛前8天无法进行有球的技战术训练,毫无疑问会对球队的整体状态产生不小的影响,这就更加考验队员们在比赛场上的适应能力。

蔡兴海曾在志愿军某师九一团任副班长,蒋永德曾在志愿军某师九二团任副班长,两人分别坚守着597.9高地和537.7高地。1952年10月14日至11月25日的上甘岭战役,就发生在这两座高地上。战役历时43天,志愿军经过反复激烈争夺,阵地多次失而复得,终于粉碎了敌人进攻。

我们以科技护航,开展了最大规模的“云上”抗疫交流,组织了上百场跨国视频专家会议,开设了向所有国家开放的新冠疫情防控网上知识中心,迄今已发布8版诊疗方案、7版防控方案,毫无保留地与各国分享抗疫经验。

难忘抗美援朝战场上的峥嵘岁月

我们担当道义,最早承诺将疫苗作为全球公共产品,致力于让发展中国家用得上、用得起疫苗,积极推进药物、疫苗研发合作,为饱受疫情之苦的发展中国家带来希望。

“困难会使我们变得强大。”正如队员所说的那样,中国女足从比赛一开始便调整得力,第5分钟便取得领先,这显然加速了球队找到比赛状态的节奏,赛前8天没有进行有球训练看上去并没有对球队造成太大的影响。这样的适应也反映出队员们在比赛场上的适应能力以及平日训练中的技战术积累和磨合。当然,对手的实力不济也给了中国女足更多发挥和调整的空间。

宜宾市退役军人事务局工作人员拨通了蒋永德老人的电话,问他:认不认识老战友蔡兴海?“认识!当然认识!这名字哪怕67年来从没说出口,也会一下子从心里跳出来,因为是战场上的生死战友啊!”蒋永德在电话里这样说。

我们与病毒斗争,采取了最“硬核”的防控措施,坚持人民至上、生命至上,在最短时间内有效控制了国内疫情,有序恢复了经济社会发展,率先筑起了全球抗疫的牢固防线。

当前,全球疫情远未结束,团结抗疫不能松懈。中国将继续坚定不移推进抗疫国际合作,同各国加强联防联控,继续向有需要的国家和地区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直到全球彻底战胜疫情。

返回时,蒋永德被对面阵地上的敌人发现,机枪直向他扫射。他翻滚腾挪爬进一条交通沟,匍匐前行20米左右,发现不远处还有一个敌方的暗堡,里面的机枪正猛烈地朝外吐着火舌。他灵活地悄悄靠近暗堡,取下挂在腰间的另一颗手雷,从暗堡的一个射孔中扔进去,再次炸哑了敌人的机枪。在炸毁两个暗堡、消灭里面的敌人后,22岁的蒋永德顺利地回到了阵地。

67年前北京一别后两人再未相见

1月4日,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从宜宾市退役军人事务局获悉,近日,两位老战士通过手机视频通话、见面,在分别67年后首次在网络上重逢。两人通过手机视频互敬军礼,用这种方式向参加过抗美援朝出国作战的战友们致敬!

王霜、姚伟、吕悦云三名武汉籍球员以及浙江籍球员李梦雯受疫情防控影响,无缘本次奥预赛,这对于球队的排兵布阵制造了不小的困难。而原本应该坐拥主场之利的中国女足,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比赛改在澳大利亚进行,在匆匆抵达澳大利亚之后,全队在布里斯班的酒店进行隔离。

进攻效率低让中国女足从去年的世界杯开始就成为了进球的“困难户”,这个问题在奥预赛的赛场上需要得到解决。如今在亚洲范围内,中国女足需要重视每一个对手,而在越来越讲究技术的女足世界里,图有拼字当先显然已经不够用了。奥预赛,唯有祝中国女足好运了,克服困难勇往直前,一直都是中国女足最鲜明的标签。

(原文标题:《王毅用六个“最”概括中国支持全球抗疫》)

相关部门得知此事后,高度重视,立即指派专人负责落实。蒋永德在宜宾小有名气,通过报纸、电视、网络等报道,许多人都知道南岸某小区里住着一位上甘岭战斗功臣。

“67年未见的战友,你还好吗?”2020年,做了直肠癌切除手术的蔡兴海再次萌生了找战友蒋永德的念头。“志愿军老兵帮扶计划”民间公益团队得知蔡老的愿望后,团队中一名成都志愿者立即给宜宾发布留言,说上甘岭战役中的老英雄蔡兴海,希望能联系到四川战友蒋永德,两位老英雄曾在一起打过仗,一起进京观礼……

2020年东京奥运会女足亚洲区预选赛共有8支球队分为两个小组进行较量,首战大胜泰国女足的中国女足处在B组,并且将在2月10日和13日迎战中国台北和澳大利亚。A组队伍则包括韩国、缅甸和越南女足。每个小组的前两名晋级附加赛,附加赛将采取主客场两回合交叉淘汰赛制,取胜的两支队伍以及东道主日本队将获得代表亚洲参加2020年东京奥运会女足比赛的资格。对于中国女足来讲,打好第一战至关重要,尽管奥预赛之路从出征开始就注定了艰难坎坷,但是全队上下还是希望能够怀抱着奥运梦想奔赴赛场。

我们与时间赛跑,最早向世界报告疫情。越来越多的研究表明,疫情很可能是全球多地多点暴发。面对未知的新冠病毒,中方第一时间展开流行病学调查,第一时间确定病原体,第一时间公布病毒基因序列等关键信息,为全球抗疫拉响了警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