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防疫重心下沉社区守护百姓健康防线

中新网北京2月12日电 (记者 于立霄)随着返京人潮的陆续增加,社区街道成为北京市疫情防控的重中之重。

12日,走进北京丰台北大地西区社区,大门口设立了排查点,三、两个带着红袖箍的基层干部正在为出入人员测量体温、排查登记、发放出入证,防止疫情输入,织密小区防控网。

随着春节返京人员逐步增加,丰台北大地西区社区循环播放广播,告知返京人员进行登记。社区干部及志愿者通过个人信息核实、电话追踪等方式,逐户开展疫情排查登记,做到“早发现、早报告、早隔离、早诊断、早治疗”,防止疫情输入、蔓延和输出。

在北大地西区社区门口,社区党委书记刘舒翊介绍,社区在第一时间制作了党员活动报名小程序,要求党员干部到最需要的岗位上去。小区大门值守的工作最苦最累,党员干部踊跃报名,每天早晚门岗值守都能看到他们的身影。

“花钱学一个不用花钱就会做的事?”

面对疫情,北京市通州区玉桥街道玉桥南里南社区推进各项防控措施,全方位保护辖区内居民的健康安全。

H2O CEO John Lee表示,自2018年第三季度以来,H2O每个季度的收入都实现了翻番。

目前,全国范围内开设了家政服务本科专业的高校凤毛麟角,初步统计有天津师范大学、安徽三联学院、聊城大学东昌学院、吉林农业大学、湖南女子学院、安徽师范大学皖江学院、河北师范大学等。

提高社会地位,促进家政服务职业化

截至目前,该社区为357名返京人员建立1户1档,与11名湖北籍人员和2名武汉返京京籍人员建立常态联系,每日报送体温,沟通身体状况,做好居家隔离人员的监控追踪。

在北京通州玉桥南里南社区,清洁人员身背喷洒包,对社区内的设施、犄角旮旯进行喷洒。中新社记者 盛佳鹏 摄

疫情宣传引导也尤为重要。通州区玉桥南里南社区通过LED大屏、社区宣传栏和133个楼门,发布疫情最新动态、防疫常识、辟谣信息,提升居民自我防护能力。利用社区公众号、11个社区微信群,解答居民疑惑,疏导居民心理,营造良好的社区防疫氛围。(完)

据刘舒翊介绍,经过入户排查,社区现有6名湖北返京人员,正在实施14天的居家隔离措施。社区成立了帮扶小组,与居家观察人员添加微信好友,每天通过电话、微信等方式,与他们交流、谈心,疏导情绪。帮扶小组还为居家观察人员送口罩、送蔬菜、接快递,送上了贴心的关怀与帮助。

在北京丰台北大地西区社区,清洁人员正在对楼内进行消毒。中新社记者 盛佳鹏 摄

从已经开设家政学本科专业学校设置的课程来看,学生不仅要学习历史、哲学、文学、社会学等基础课程,而且要学习家政专业教育课程,如家政学概论、教育学原理、家庭信息管理、生活哲学、现代居家设计、家庭营养学、家庭婚姻学等,还有一些家政实务。

陆红光说,家政服务早就不是传统观念里“做饭带孩子”这么简单。该校家政专业培养学生5个方面的能力:一是烹饪与营养能力,包括中西餐、调酒、家庭宴会设计管理、茶艺等;二是家庭保洁能力,包括家庭实务、电器使用与维护、插花艺术等;三是婴幼儿教育,包括婴幼儿心理、营养喂养等;四是家庭医护能力,包括母婴护理、老年人残疾人护理、康复性的护理、保健等;五是经营管理能力。

丰台街道北大地西区社区地处丰台区西四环南路西侧,始建于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初,常住户数1145户、3000多人。目前,小区有出租户280户、680人,已经返京人员330人。

广州市家庭服务行业协会会长朱德毅说,我国家庭服务业亟需转型升级,传统的由进城务工人员、制造业转岗工人为主的家政人员已不能满足需求,市场需要更多年轻化、职业化的家政服务人才。

面对春节过后大量返京人流,北京市决定在疫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下成立社区防控组,明确了社区防控的重点在基层一线,必须重心下移、力量下沉。

据通州区玉桥南里南社区党总支书记、居委会主任刘羽佳介绍,社区党员、志愿者、楼门长全部参与到疫情防控中来。小区利用在职党员微信群、社区党员微信群、志愿者微信群发布信息,招募值守小区志愿者,用好4名区级下沉干部、6名街道支援干部力量,确保每天有50名左右的工作人员在岗在位。

三星风资高级投资经理Eric Kim表示,H2O是日本增长最快的酒店服务企业,我们非常高兴与之合作。(Elena编译自PhocusWire)

现在已是五一家庭管家培训学院院长的王爽说,进入这个行业还是存在一些心理障碍,总觉得没有受到平等对待,她们那一届目前仍干这行的只有4人。

除了管理旗下的5000个房源,H2O还运营着度假租赁品牌H2O Stay,以及日本环球影城附近的一家新酒店。

家政专业就是教人“做饭带孩子”?

北京丰台北大地西区社区加强喷洒消毒,做到没有死角。中新社记者 盛佳鹏 摄

通州区玉桥南里南社区对2040户居民进行网格分布,逐户逐人实施地毯式排查,确保不漏掉1个人。

在市场化程度较高的广东省,目前还没有一所本科高校开设家政专业。开办于2004年的广东清远职业技术学院是广东唯一一家开设家政专业的高职院校。“第一年仅招了14人,目前每年的招生规模稳定在两个班100人以上,学校家政专业的发展渐入佳境。”学院旅游、家政与艺术学院院长陆红光说。

数据显示,至2018年底,全国家政服务企业和网点65万家,从业人员2800多万人,年营业额5762多亿元,同比增加27.9%。

广州市家庭服务行业协会秘书长莫小英说,广东清远职业技术学院家政专业培养的学生接受了专业培训,雇主愿意出高薪聘请他们。有雇主说,以前请的阿姨要沟通多回才理解,但是这些学生通过3年的全日制专业培训,在家里宴请客人时,可以根据不同的客人,设计不同类型的插花,不用自己费心。

在北京通州玉桥南里南社区,“请您登记”格外醒目。中新社记者 盛佳鹏 摄

广东清远职业技术学院2018年针对广东家政市场的调研发现,市场对大专层次的家政人才需求量占比53%,本科层次家政人才占比17%,硕士以上家政人才占比4%。目前,大专层次家政人才收入水平普遍在4500元至7500元之间,本科层次家政人才收入水平普遍在5000元至8000元之间。

还有学校开设的家政专业因招不到学生而停办。南京师范大学(分数线,专业设置)金陵女子学院2010年开设家政辅修专业,开办1年后因经费不足办学困难停办,后来开设成人教育也未能开足一个班。学院教授、江苏省家政学会常务副理事长熊筱燕说,虽然政策利好,但金陵女院家政专业能否恢复尚未可知。

广东清远职业技术学院家政专业主任黄艳男介绍,学校家政专业学生不少被恒大、华为等知名企业提前预定,给公司高管当管家。

在北京通州玉桥南里南社区矗立的显示屏上滚动播放着防疫知识。中新社记者 盛佳鹏 摄

陆红光呼吁提高家政专业的社会地位,扶持开办家政专业的学校,鼓励家政企业做大做优做强。王爽建议,进一步推动家政行业职业化。“家政不是一个低端行业。标准化的流程可以让我们在解决住户家庭卫生等各种问题后获得成就感,找到自己的价值。”

北京各社区街道、村镇通过实施联防联控,网格化、地毯式管理,构筑群防群治抵御疫情的严密防线。

该校2018级家政二班学生许敏玲说,她原来报考的是医疗美容专业,结果被调剂到家政专业。亲戚和同学知道了都很惊讶:“怎么带孩子、搞卫生还是个专业?”有同学还开玩笑,“花钱去学了一个不用花钱就会做的事情”。来自身边亲戚朋友的看法让她一度想转专业。

朱德毅告诉半月谈记者,有会员单位向协会反映,有的雇主开出月薪20000元要请高端家政人员,要求既要能辅导小孩学习,又要能开车接送小孩上学放学,既要能煮一手好菜,又要对家庭开支进行管理,但公司无法提供能满足雇主要求的人才。